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生活都市  »  奇幻系列-报纸

奇幻系列-报纸

这个月的报纸销量再创新高,社长宴请我们这班劳苦功高的编辑和记者,在众人面前,他夸奖我,因为多份独家新闻都是出自我的手笔,成为了销量创新高的最大功臣。

但这个秘密,只有我一个人知道。

「啊啊啊…」在我胯下的,是一头女鬼。

她被我用肉棒操着,她不停地发出诱惑妩媚的呻吟,可是这些呻吟的声音,就只有我听得到。机械式的摆动,公式般的进出,已经成为了我这阵子的最常做的事情。

肉棒捣进了她的体内,除了质感仍然可以感受到是一般的女体肉穴外,就感受不到任何温度,甚至乎是一种冰冷的感觉。不过,我蛮不在乎,因为我要的东西就只有这头女鬼才可以提供给我。

「嗯…再用力点…喔哦…」女鬼摇头摆脑,享受肉棒进出她身体所带来的每一下冲击、每一次进入而得到的充实感。

肉壁的凹凸,刺激着灼热的肉棒,高温在冰冷的体内,无法将女鬼融化,反而有一种体内慾火被扑熄的感觉,但我依然持续抽插的动作,坚硬的肉棒在寒冷之下变得麻痺起来,变相将我的抽插时间延长。

「嗯…呀…好爽…」女鬼的呻吟,与我的木讷表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这可能是我一生人中,所做的最没感的爱,没有兴奋和激情,只有单方面的付出,甚至下胯的感觉也逐渐消退。

「再快点…我…要到了…」女鬼仰天大啸,阴户喷出了有如冰一般的潮液,喷得我浑身一个激灵︰「射进来…丫…」

她的要求如此,可是我的射精意欲被降低了,我唯有集中精神,专注于抽插之下,把速度加快,但我的体力,很快就要到达极限。

「射丫…啊啊哦…嗯啊…射丫…」

得到女鬼的鼓励,我强逼自己的身体兴奋起来,脑部开始下达射精的命令,酝酿射精的情绪…呜呀!由于刚才憋得有点久,所以我感到肉棒射出的量有点多,身体也有点掏空虚脱,头脑有点晕眩,我只好把肉棒抽出来,坐在床上喘着气。

良久。

女鬼在半空飘浮,少女的模样,瓜子口面,圆圆大眼,毫无血色的嘴唇,瘦削的身材、弱不禁风,还有是未曾发育的胸部和屁股,虽然腰部很幼,却没有衬托出女人应有的性感,没有半点女人的韵味或少女的青春气息,就是平庸。从这点看来,我想她死的时候,应该是还未成年。可是,每当我问起她来历的时候,她都闭口不答。

「这次你又要我替你去找什幺新闻呀?」
「嘿嘿…当然是酒井市议员了,最好就是把他的黑历史都掘出来后,再给他一个暴毙,这样的新闻,一定轰动。」

三日后。

我看着已经发刊的报纸,头条写着,〈酒井市议员涉嫌收受高根建筑公司贿赂,在家中突然暴毙。〉

这则独家新闻,使我们的报社再次成为传媒界的焦点,而我作为操刀人,当然也受到各位行家的讚赏。

当然,大家都不知道,我是让女鬼伪造酒井收受贿赂的证据,然后她现身在酒井的家中,给予他一个腹上死,在极乐中死去,算是便宜了他。

为了奖励女鬼,今晚回家后,我又得要用肉棒好好的操她。

还记得我半年前,第一次看到女鬼时吓了一跳。那次我是去了一个兇案现场,一家四口惨死的兇杀案,兇手是谁至今仍然找不到。当时我在现场拍了好多照片,回去之后,发现相片中出现了女鬼的身影,之后她便现身在我面前。

我被吓了一跳,连忙问她到底是不是那一家四口的受害者,她说不是…其实一家四口除了母亲外,其余都是男性,所以我的问题都是多余的。她说自己无依无靠,只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人能够餵饱自己…她说的餵饱,不就是做爱嘛。

自从那次之后,她成为了我的依附。当她知道我的工作后,表现出十分强烈的好奇心,于是提议以后她为我找更多的新闻,让我报导出来,她要我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记者。

得到了她的帮助后,我的事业马上起飞,有多家报社争相挖角,社长只好不停地加薪以挽留我,至少加薪的幅度,不及报纸销量的增幅,相比之下,他仍然是接受範围之内。

不过,为了让我有牢不可破的地位,我开始有了许多大胆的想法。

让女鬼先调查社会上的人物,然后伪造他们犯罪的证据,然后再让他们在各种场合之下离奇暴毙,这样的做法,成功让我们的报社在传媒界中一枝独秀。久而久之,社会上出现的多宗离奇暴毙事件,引起了政府的关注,而我们报社也成为了头号被怀疑的对象,幸好,政府及司法机构抓不到我的把柄,因为他们不知道,从中作梗的是一名女鬼。

晚上。

当我踏进房子裏,女鬼早已经坐在床上,用最妩媚最娇俏的卧姿,等着我回来。

「大人,好挂念你呀…尤其是你的长长肉棒…」女鬼飘到我的胯下,隔着裤子搓揉起来。

所谓等价交换,要驱鬼为自己工作,就必须要付出代价。没办法,为了保持自己在新闻界的地位和报社中的重要性,独家新闻可是灵丹妙药,我只好不停地出卖自己的肉体,换取女鬼的帮忙。

此刻,她又再次含起了肉棒来,原本委靡的肉棒在冰冷的嘴巴帮助下,渐渐变得坚硬起来。这阵子的劳力付出,让我的身体日渐衰落,有好几次女鬼要求交欢,我都硬不起来,上班的时候不停地打瞌睡,虽然社长没说什幺,但是这样的状态,让自己经常出丑于人前。

「啊啊…」她是什幺时候,将肉棒放到了她的体内?她自顾自地策骑着,冰冷的躯体弄得我浑身发抖,可是肉棒偏偏硬起来,任由肉穴玩弄。

「嗯…啊…啊…」她尽情忘形地乱叫,但是我却兴奋不起来。本来是肉体上的欢愉,怎会感到身处地狱般受罪?奇怪的是,虽然肉体是受到如此的折磨,但肉棒却异常坚挺,我仍能感到,寒冷感越来越强烈。

幸好,女鬼的策骑并不是要我的命,她只不过是要我的精液而已。

突然间,一丝恐惧感觉,直达心底。因为我看到的是,是女鬼的表情,变了,她妖娆地对我笑,笑得我心底发寒。

「嘿嘿嘿…看来,你的报章销量停滞不前呢…要我帮你吗?」

我不敢回答她,因为我在猜得到她将要怎样做,我想叫出来,可是喉咙似被冰封一般,声音封在喉咙之下,只得张着嘴,哑口无言。我想动起手脚,但这刻才发现,已经迟了,因为已经被冰住了,动弹不得。

刺骨的寒冷不停地侵入到我的体内,叫我打从心底裏发抖,体温急剧下降,手脚变得僵硬,心脏的跳动也变得越来越慢,就连我的意识亦变得有点模糊…

-----

「当红编辑暴毙于家中,发现大量新闻造假的黑材料…」中村警部读着当日的报纸头条,若有所思地说。
「那个编辑,死的时候是全身冰封,真够诡异。」滨田咬着麵包说。
「难怪早阵子他所主编的报纸会有那幺高的销量,原来是伪造证据。」长谷川说。
「这回他便当了头条了吧?」佐井忿忿不平地说。
「可怜那些被他诬衊的人…」中村摇摇头说。

-----

「你是记者吗?我可以帮你哦,不过报酬嘛,就是你的精液咯。」女鬼偷偷地出现在一名採访的记者后面。

(完)